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鼠猫】万人非你

班上有女生最近看了《开封奇谈》,听说我曾喜欢过鼠猫,便跑来问鼠猫的故事。
快四年了,快四年没有碰过鼠猫了。白玉堂、展昭、包大人、公孙先生、陷空岛、四大门柱……一个个名字流出唇畔,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喜。然后说到冲霄楼,我以为我早就放下了,却在这三个字说出口的那霎那,分明感觉到整颗心都抽痛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揪住。
那些我以为我已经忘记的欢欣鼓舞、深情爱眷,还有痛彻心扉的悲伤,竟然就在那一刻,一丝不漏地浮现在心头,点点滴滴,如梦似幻。冲霄楼就像是一道永远跨不去的坎,横亘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是碰不得的伤疤。我恍然惊觉,这一份情感早已刻入骨髓,此生难忘。
迷上鼠猫时,正是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十三四岁的少女,满心满眼都是陈旧的江湖故事、武侠情节,年轻的侠客一身白衣耀眼风流,同样年轻的御前侍卫蓝衫拂动如同湛湛青天。刀光剑影,爱恨情仇,人事分合,往来生灭,风华正茂的青年人眉宇间全是惊艳却不扎人的英气。每一步都精是彩纷呈,每一次擦肩都是翩然如燕,每一次回眸都是偶然却又命中注定的凝视。真的爱啊,每天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的都是他们,白衣青年用雪白的剑穗去蹭那红衣青年的鼻尖,后者恼了回瞪,白衣青年笑得前仰后合。楼船夜雪,苇草茫茫,春绿江南,古道津渡,每一处山川都有他们的身影,每一片光影都残存着他们未尽的琅琅笑音。无数次梦见汴河畔斜桥影里,柳枝轻轻鼓荡,长风吹过远山和开封的街巷屋檐。无数次梦梦见太白楼二楼有白衣人笑倚栏杆,一杯二十年女儿红醉了千年。而后冲霄,未经离苦的稚嫩的心也随之碎裂,那里有什么东西残破了、裂开了,汩汩地往外流着血。于是曾在同样寂静的夜里打电话给闺蜜,对着话筒嚎啕大哭,眼泪止不住地落,好像要把这辈子的泪水都哭尽。于是后来又做了梦,却不再是昔时的天空高远云淡风轻,只记得汴梁城墙高如万丈,我站在浩荡如流的人海中一遍遍地呼喊寻找那个名字,却最终只能蹲下抱头痛哭。
在看9475前就听说过一句话,一见南侠终身误。初时道是不信,后来终于信了,初中毕业那年大家纷纷在班级留言簿上留言,众人所写均是毕业快乐,独我签下嫁人就嫁展御猫。中了毒,信了邪,认了命,只有我知道我曾经那是么、那么执着而且认真地喜欢展昭,喜欢他所有的最细微的表情和思绪。那时同友人争论《三侠五义》原著里的展昭究竟有没有所谓的“奴性”,我们沿着赭山山麓放学回家,一路上都在很大声地争执,带着少年人特有的认真和固执,还有一份急于守护所爱的倔强。真的相信那些故事存在,相信千年前的汴梁城有过红衣衣角飘然转过回廊,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相知相守。那是我的青春期最纯真且不加掩饰的模样,青涩、质朴,孤单而美好,倾注着一个少年最深沉真挚的热烈和激情。
从中考完到现在,中间兜兜转转千头万绪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我现在站在这座城市的高楼中间,我把心还留在那座山水灵秀似一颗明珠的皖南小城。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我疏远了曾经的刻骨迷恋,淡忘了少年时代的深爱。到如今重又拾起,猛回头,不可思议地发现原来我从未忘却。那些爱恨悲欢,就像化入了天地万物一般,山川、风云、草木、虫鱼,每一处细节都被包括,浅淡地存于心头,留下怎么也抹不去的伤痕。于是忍不住拿出《江湖不可饮》又看了一遍,看时不觉什么,直到几天后晚自习下课坐车回家,看车窗外雨水模糊掉灯光,猝然一惊,随后情难自禁,竟就在座位上落了泪。我不知我是在哀悼我那逝去的少年时光还是别的什么,我把额头抵住冰凉的车窗,无声地泪流满面。
想起了初到上海去中华艺术宫看画展,有一个《清明上河图》的3D动态全景图展厅。我原以为没有什么,却在走入黑暗的展厅,看见那些生动的人物和风景时,热泪夺眶而出。是哪一个背负重物的老者,曾被那穿了官袍的红衣青年轻轻扶起?是哪一家酒楼雅间,曾坐着一个白衣青年擦拭着手中的玉箫?画楼的轮廓起伏印在夜幕下,迷雾从四面八方涌来,东京汴梁是一座神秘的城市,对外部封闭,对内部开放。拨开云雾,踏月寻花,左手持一柄古时的长剑,右手拎一坛尘封二十年的女儿红,山水都很遥远地盘踞在城市的边角,而城市的中心是橙黄与绯红流溢晕染的迷梦,灯笼排成长龙,如潮的人海永不停息,你所见到的卖糖的老人、俏丽的少女、可爱的孩童,都永远不会消失,你所听到的一切人声与乐声,千百年后仍在空中嘈杂着回响着,曼声吟唱。
我在那时看见这个世界上我能想象的最美的美好,我掩面流涕,不去想俗世洪流是怎样如同千军万马,冲破我的防线,践踏我的理想。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在我的心头我的血里我的骨上,我每一寸的血脉和每一次的心脏跳动都写满他们曾经留下的痕迹,一颗心都被他们摘去,封存在古老的侠义传奇里。
女生后来听完了我的讲述,终于下定决心去看9475。而我向着校园深绿草坪与红色塑胶跑道交相辉映间的虚空微笑,曾经的少女睁大眼睛,俏生生站在我的面前,用一种与我现在平和的声音完全不同的激动语调,告诉我她昨天看了一篇怎样好的鼠猫文。




誓言口耳间流浪
辗转飘向远方
人海茫茫 岁月长长
于最荒寂处消亡
你可曾穿过举世洪荒
悄然予我混沌中第一缕光
它在心海上泛起微茫
伴我走过无数个他乡
——《万人非你》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