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鼠猫灵异】夜话开封府02:初遇展昭


我夹着一本刚刚从新华书店买来的《七侠五义》,骑着自行车经过开封府长长的围墙。微暗的路灯映着朱墙绿柏,开封府就如同不知年月的石碑,带着昔日汴梁旧都的古意,在黑夜中沉默且寂寥。
说起来,接受“开封府的蜡像在晚上会变成人”这个设定已经好几天了。
第一天晚上我见到了包拯和公孙策。包公是名副其实的黑脸,乍一看以为非洲兄弟。公孙策也果真是个面白清瘦的书生,说话斯斯文文。传说中能断案如神的青天大老爷和“啥都知道”的公孙先生都很和气,据公孙策解释,他们这伙“人”的确是北宋年间开封府那一家子,从他们有记忆起,就一直以摆放在开封府里后人所造的雕像为真身,白天静观世事,晚上出来溜达。
“不过大人和我们不一样,大人本就是文曲星下凡,这虽是他留在人间的一缕元神,却也是十殿阎罗之一。再加上开封府本来就是天地正气所在,等闲鬼魂进不得开封府。我们入夜后主要负责审理附近一带鬼魂的申冤……其实跟以前的老本行差不多。”
想起公孙策的话,我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所谓“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把自行车锁好,夹着书悠哉悠哉晃到值班室门口,就见赵虎正坐在我的办公桌前戴着耳机对着电脑屏幕摆弄着什么,张龙王朝马汉正在一旁围观。
“你……”我刚张口,马汉眼疾手快捂住我嘴,拉着我出门左拐站到远点的地方。
“……你们在干嘛?”
“虎子在做直播,表演隔空取物,反正正常人也看不见他,只能看到一堆东西飘来飘去。”马汉晃晃脑袋,“好多粉丝正打赏呢,你出现该坏事了。”
新时代网络主播赵虎?好吧。
“慢着,那电脑?他哪来的电脑?”
马汉看了我一眼,腼腆一笑:“前天晚上趁你不在的时候用你的手机淘宝网购的啊。”
“……”
马汉同情地拍拍我肩膀:“虎子买了台电脑,大人和先生买了一套《福尔摩斯探案集》,就这么多。”
……必须涨工资!这当保安没赚到外快就算了怎么还往里贴钱!!
我愤怒地把这一群擅自挪用他人财物的小鬼连鬼带电脑赶出了值班室。在“砰”地关上门,门外传来他们快活又肆意的笑声那一刹那,我忽然感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稔。像是曾在梦里经历过的喜悦,又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欢乐,如同缠绵无尽的梦呓,交织出一幅绚烂绮丽的异景。
我拍拍自己脑门,在桌子前坐下来。翻开《七侠五义》下午刚读到的那一回,却正是盗三宝。等读到展昭跟去了陷空岛,掉进了锦毛鼠的“气死猫”,我忍不住便笑了起来。这白老鼠有意思,展昭碰上他也算是几辈子的冤家聚了头。
这样想着,我慢慢抬起头来,骤然发现窗外正站着一个人。
我猝然一惊,那人身形近乎透明,看不清楚相貌,于虚空中向我招了招手,像是在唤我随他去。我犹豫了一下,合上书页起身拿好手电筒便跟了出去。
那人在前一路急行,快得我几乎跟不上。他像感觉到了,放慢脚步与我并肩,还微微点了下头表示歉意。
倒是个讲礼貌的。
我瞥了一眼他的脚下,果然,飘飘荡荡,没有半点影子。
出了开封府的大门,那人在围墙边停了下来,过了会儿,原本透明的身体渐渐变得实化,最终变成了一个穿蓝衣古装的青年。他朝我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是展昭。”
我张了张嘴,脱口而出:“气死猫!”

tbc
——
第二更!猫儿上线~话说我现在开始纠结到底是写一段发一段还是全写完了一码发了23333大家喜欢哪一种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