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鼠猫灵异】夜话开封府03:白玉堂在这里

展昭没生气,反倒眨了眨眼,竟然带着一点出乎我意料的调皮:“好久没听过这三个字。”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展昭,可脑子里莫名其妙就蹦出来一句电视剧里说的“久闻南侠温文尔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再苛刻的眼光,都无法从他身上挑出一丝毛病,从长相到脾气。
“所以当年你真的是被白玉堂关进了‘气死猫’?”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你武功那么好,怎么会?”
展昭浅浅一笑,一双清澈的眼睛明显带着回忆的神采:“奈何耗子狡猾。”
我想起第一天晚上赵虎神秘的告诫“别找展护卫,别问白玉堂”,似乎是这开封府的一项禁忌。但是现在看来,展昭为人温和,也不忌讳我提白玉堂,这是为什么呢?
展昭仿佛看出了我的困惑,问道:“虎子是不是跟你说让你别来找我?”
我点头。
展昭问道:“你可知开封府的蜡像里少了谁?”
我想了想:“包大人、公孙先生、四大门柱……啊,少了你。”
展昭又问:“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都是以蜡像为真身,我既没有蜡像,如何能出现在你面前?”
“……”我倒退一步,头皮一阵发麻,“难道你不是展昭……那你是谁?”
“我说过了,我是展昭。只不过,我没有真身,我只是这天地间的一缕游魂罢了。”
“所以,你在开封府里待不了太久,只能把我叫出来见你。”我恍然大悟。
展昭淡淡笑道:“不错,有大人坐镇开封府,我若耽搁久了便会受不住。虎子他们都是为我好,不愿让我接近开封府,这才叫你别来找我,我如若有心,自会前来见你。”
“原来是这样。那白玉堂呢?为什么他们叫我别问白玉堂?”我追问道,“他现在在哪儿?难道,他还在跟你斗气?”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这话一问出口,对面原本温然浅笑的青年竟是神色一僵。
片刻诡异的沉默后,我小心翼翼地说:“抱歉,……我说错话了?”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不,你没有。”他仰起头,望着黑黢黢的夜空,那里辽阔而深邃,仿佛每一次发自肺腑的呼喊都能够激起旷远的回音,“他们本不必如此担心……我既然独自阅世这么久,许多事,原也应当看开了。”
“看开……什么?”
“悲喜,生死,还有情。”展昭转过头,静静地看着我,“你不是问白玉堂现在在哪儿么?”
“在哪儿?”
展昭指了指自己心口:“这里。”
就在此刻,忽然风声大作,围墙内的树枝被风摇晃得吱嘎作响,树叶婆娑着,像是某种凄厉急促的叫声。夜幕更黑,展昭的指尖仍轻轻按在自己心口处,眼中异彩涟涟,流转光华,恍若满天璀璨繁星。
我几乎是从心底里泛出凉意,还有一种呼啸而至的巨大悲哀,像滔天的风浪,将我吞没。
而展昭如同风浪中笃定的磐石,就站在路灯下,光线细细地照过他的鬓角。他笑意清浅,吐气轻柔,缓慢地重复了一遍:“他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谈何失去。”

tbc
——
哈哈哈哈哈哈一码发完我尝试了又放弃了23333有没有嗅到刀的气息x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