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鼠猫灵异】夜话开封府07:完结章


刚刚告诉你的,就是大三那年的暑假,我在开封府当夜班保安的时候曾经听过的一个故事。而到头来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故事里的人。
那天晚上,我眼睁睁看着展昭在我面前一点点消失不见。当雨停了,天边第一缕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包拯、公孙策和四大门柱都不见了,我一回首,开封府就安静地立在柔和的光线里,朱门黑瓦,牌匾上明晃晃金色的三个大字。
从那天以后,开封府众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晚上值班的时候我路过蜡像馆,那一座座蜡像都原封不动地站在原地,姿势定格,眉目宛然。
就如同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只是我的梦境。
在暑假兼职期结束前,我特意重新网购了一套主播设备和《名侦探柯南》全集,放在了值班室的办公桌上。最后一天早上临走时我锁上值班室的门,心想,一切都结束了。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展昭也好,白玉堂也罢,都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人,当缘分已尽,纠葛已了,我应该投入到自己的生活里去了。
返校那天,新学期开学,校园里人来人往,欢声笑语。我抱着一摞厚厚的书走过人行道,当走上教学楼的台阶时回头看了一眼,我看见一对小情侣手拉手走在树荫下,一个新生拎着大包小包焦急地问路,那些年轻的生命是那样活泼生动,盛世太平。
展昭和白玉堂,在这个时代毕竟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不过,也有例外,起码对我来说。
比如,我会长久地按着自己的心口处,感受着手掌下蓬勃有力的跳动和温热的温度。我会想在这具血肉之躯下是否真的有灵魂,如果有,那么其中的一部分,又是否本该属于白玉堂。
从那晚以后,白玉堂的魂魄很少再有任何动静,我几乎要忘了它就在我的身体里。偶尔,只是偶尔,当我趴在宿舍桌子上赶论文的深夜,或者是在学校图书馆里急急忙忙奔到书架前的时候,它会毫无来由地猛地一跳,带来撕心裂肺的痛楚,告诉我,我的胸腔里还住着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人。
而梦到展昭,则是更少有的几次,都是半明半暗间光影错落,在北宋的汴梁踏过屋檐和夜风,我看见他正侧身站在人流中,眉目含笑,轻声唤一句玉堂。
我知道,那是白玉堂在做梦。
再比如,大学毕业后,我不顾家人的反对,租下了开封府对面的甜品店,改装成了一家小小的书店。
有一天晚上,我正坐在自家书店里翻着《七侠五义》,一抬头,公孙策已经坐在了对面。
我叹口气:“怎么还是连声招呼都不打。”
公孙策很无辜:“你看书看得太认真,没听到。”
“说吧,找我什么事。”我无奈地合上书,“我还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你了。”

公孙策瞥了眼我手中的书,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忍不住笑了:“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就尽管说吧。”我瞧着他,“哪怕是要我魂飞魄散。”

公孙策眼神微微变了变,许久后,才慢慢地说:“其实早在展护卫刚开始寻找白少侠的魂魄之前,我就费了很多功夫学习怎么能将散掉的魂魄重聚。先前白少侠的每一魂每一魄,在他的转世死后都被我收了起来,而展护卫的魂魄,已经入了轮回。”

我想了想:“所以,现在要将我身体里白玉堂的那一魂给取出来?”

公孙策颔首:“这几年来我一直在修习魂魄分离之术。只是,若是魂魄强行被抽离一部分……”他垂下了眼帘,淡淡道,“三魂六魄少了一魄,便注定此生命途多舛,孤苦至死,来生难入轮回,天地间不再有此一人。”

我叹了口气:“无论多大的代价,我愿意。”

公孙策怅声道:“即便我将白少侠的魂魄重聚,让他再入轮回,可展护卫已经重新转世,茫茫人海,他们两人再相遇的机会少之又少,甚至很可能不会再见上一面……哪怕是如此结局,你还是愿意一试?”

我失笑,拿起《七侠五义》向公孙策晃了晃:“那一晚,展昭对我说,我不是白玉堂。他说的没错,白玉堂早在一千年前就死了,我确实不是他。但是,也有些东西,无论过去多久都不会改变。”我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比如这里。我相信白玉堂对展昭的执着,我更相信他们之间的缘分,或者说,宿命。”

公孙策注视着我,沉默良久,露出了赞赏的神色:“果然,白玉堂走到哪里,都是还是白玉堂。”他轻轻一笑,“仗义、率直、固执……还有这份傲气。”

我转过头去,开封府的大门就在街对面,也缓缓点了点头。

我是开封府门口的石狮子。
好吧,逗你玩的,其实我是开封府对面那家书店的老板。

我在这家书店当老板已经很久了,二十一年,还是二十二年?我不记得了。

每天我都会坐在店门口的躺椅上,看着对面去开封府的游客熙熙攘攘,我的心里究竟在期待着发生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偶尔我自己也会买门票进去逛逛,我走进蜡像馆,在一片嘈杂的人声中看看那些蜡像。

直到那个平平常常没什么异样的傍晚。

落日熔金,浮云镀辉,清风打着卷儿吹起一片落叶,又静静地在街边的石板路上把它放下。天光微暗,黄昏的长街上寥落冷清,只有几个女生刚从开封府里出来,正叽叽喳喳地玩着自拍。

我和往常一样,坐在店门口的躺椅里看书,一本《七侠五义》已经给我翻得封面都快掉了。我觉得光线暗了些,便眯起眼仰着头把书举到眼前,慢慢地念了出来:“只听楼梯声响,又见一人上来,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年少焕然……”

就在这时,四下一片安静中,我忽然听到了说话声。

“猫儿快看,你家猫窝。”

“老鼠见到猫窝,怎么不害怕了?”

“哈哈,这话就不对了,老鼠见到猫窝,兴奋还来不及,怕什么?”

我迟疑着转过脸循声望去,看见街角转出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来。两人都背着双肩包,左边那人面上微红,正恼了去瞪同行者,另一人哈哈大笑,凑过去在他耳边又低声说了句什么,逗得那人低头一笑。

我看着那一双身影悠然自得地跨进了开封府的大门,才又回过神来,继续对着手里的书念道:“展爷不由的放下酒杯,暗暗喝彩,又细细观看一番…………”

——END——

完结~撒花~鞠躬~非常感谢这段时间给我评论和小心心的小可爱们!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收获!!

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吧,最后让保安小哥牺牲了一把,汗,虽然保安小哥不是五爷,但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人物。虽然和我最初预想的虐天虐地结局有微妙的出入,但毕竟新年第一天,大吉大利呀~(因为更虐的文会在后头)

这篇文最初构思的时间很短,大概是那天上午想完了,下午就动笔写了。灵感来源很杂,来源之一是那首虐死人不偿命的《他存在》里有一句“你听见导游问那蜡像里少了谁啊”,来源之二是《博物馆奇妙夜》的设定,来源之三则是我自己最近得的一个病叫胸膜炎,胸口那里一直很痛,就好像住着另一个人,时不时要跳出来闹一下。文里的那句“我知道,那其实不是我的痛苦”,的确是我曾经幻想过的——会不会那种痛其实是那个人的痛呢?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经历?

lo主已经高三了,还有六天就开学啦qwq所以大概会潜水很长一段时间……会依然爱鼠猫的,五爷和猫儿是我学习的动力哈哈哈_(:з」∠)_等我高考完了,再来好好把积攒的脑洞都写出来!

超爱你们的!!

评论(1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