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鼠猫杂谈】江头潮已平

刚刚读了佛手大大的新文,展白二人终究是没有在一起,看到最后心里又疼又苦,禁不住想起了那句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于是记起闺蜜说过,从前看文最看不得两人明明相爱却最终没在一起,甚至各自有了妻儿成家立业,觉得天雷滚滚不忍直视。后来年岁见长,看的文多了,经历的人事也多了,才渐渐悟出,原来并不是每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最终都能有一个理想的归宿,也不是每一个人最初身边的那个人就能成为最后还陪伴在身边的那个人,令狐冲和任盈盈不过是小说家笔下的神仙眷侣、天作之合,只有大师哥和小师妹才是人间实录,百态具生。
是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曾经以为会永远在一起,走到最后却不得不迫于许多事情分开,或许是世俗的重压,又或许是两个太过自傲的人所要必然面对的冲突。每个人都是一半奔波在俗世洪流里,一半仰卧在理想的云层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把俗世也过成理想,把风尘全变成星月。
又或者,曾经以为必须要经由一定形式——或是婚姻,或是某种恋人关系——绑定在一起,才称得上是纯粹的爱情,那么,如果当这样的形式都被舍弃了,可那份情感依旧存在,是否又比原来的爱情更为纯粹珍贵?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