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鼠猫】长青(一)

***

“茉花村就像所有的江南水乡那样,有明媚的春光,有掠过水面的新燕,有初生嫩绿的柳芽,还有大片大片的苇草。那时候,展昭和白玉堂并肩在长长的江南古道上策马而行,春风吹皱小河,也拂过他们的衣袖和脸颊。白玉堂忽然欠过身,一只手便搭在展昭肩上,问他是不是要真的娶丁家姑娘。展昭不答,白玉堂于是又问他可曾有过喜欢的人。展昭垂了眼睫,白玉堂也就没再问下去,收了手笑而不语。”

她打完这段话,抬起头看着自习教室高高的窗户。外面阳光正好,春风暖融融地鼓荡过不远处的长林,一样的江南的天光草泽、云影徘徊。她觉得心里有一点什么说不清楚的伤感流逝在空气里,想伸手抓住,却还未看清那缕情思的模样。

对面坐着的师兄瞧见她望着窗户出神,禁不住浅浅一笑。女孩儿的心思就像是天上的流云,一会儿就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去。她收回目光,却正巧看见师兄的那一笑,不由得微微一呆。师兄是全系公认的帅哥,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芳心暗许。她被分到与师兄结对时,还为此遭过不少女生的非议和白眼,可那又怎么样,她不在乎,半个多月的相处下来,她只知道师兄是为数不多的那种好男人,她把师兄当作兄长一样敬重。

当然,还有一丝小小的倾慕。

她有些茫然地看着师兄一笑过后又低头专注地翻阅着资料,蓦地一句话便冲出口:“师兄,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师兄翻着书的手停下了,好看的眉眼轻轻一弯:“有啊。”又朝她望去,“怎么突然问这个?”

她赶紧摇了摇头,脸颊上已生出两片自己都未察觉的红晕:“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师妹有喜欢的人了?”师兄唇边含着笑意,慢慢地问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瞬间心头闪过一双身影,白的风流潇洒,蓝的温润如玉,那么,这能算喜欢么?她咬着嘴唇,有些犹豫地轻轻嗯了一声。

“那很好啊。”师兄善解人意地继续低头翻书,不去看她微微有些尴尬的表情。指尖划过书页,师兄很好心地开解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喜一怒你都牵挂着、惦记着,很奇妙,不是吗?”

她眨了眨眼:“可若是我不能知道他的喜怒呢?”

师兄也眨了眨眼:“那就想象。”

“如果想也想不出呢?他……太优秀。”

“那就,尽你所能地去靠近和触碰。”师兄的语调平静悠长,一双清澈的眼睛此刻正直直地看进她的眼里,“如果不愿让对方为难,那也不必说出口。只是,别太苦着自己。”

她的眸子闪了闪,避开了师兄的注视。师兄不会懂,她和她的所爱隔着的甚至不是生死,而是一千年的风尘与星月,一万里的江河与峰峦。她尽可以坐在这里想象那些属于他们的江湖,却怎么也不可能靠近,不可能触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合上手中的笔记本,推开椅子站起来:“师兄,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问题,我明天再向你请教。”

师兄轻轻点头,她于是收好包离开。走出门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师兄仍旧安静地坐在长桌后,眉目间流露的却宛然是她从不曾见过的喜悦和温柔。春风从窗外吹进来,师兄就好像安坐在岁月里,静静地想着生命中的某个人,连天地都在明亮起来。

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走下台阶,却与另一个男人擦肩而过。那也是个英俊得过了分的男人,从她身旁匆匆走过,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她一手搂着包带,有些怔愣。那大约本是一张很桀骜的脸,不经意间一晃而过,却让她感受到那人从内心里散发出的喜悦,那样的温柔和深情,竟与方才师兄的神态如出一辙。

她忍不住回头望去,有藤蔓蜿蜒爬上砖红色的墙壁,每一寸都彼此缠绕与交错,犹如命运的轨迹,过尽了一千年的风尘与星月,还有那一万里的江河和峰峦,依然抵死缠绵,不肯分离。垂丝海棠尽己所能地盛放,青草怒长,所有关于爱情的领悟。堪堪那一刹那,自习教室的门缓缓合上,她看见门后有一双身影渐渐交叠。时光曼声吟唱,白发苍苍的说书人归来,她睁大了眼睛,辨出风中传来的微不可闻的轻唤。

“猫儿……”


————————

大概会是个非常意识流的脑洞,文里的妹子是个鼠猫粉,正在写一篇鼠猫文,却从没想过鼠猫的故事当真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剧情展开在后面,估计四五章就完了。至于好看的师兄和师兄好看的男朋友,就不用我说了吧23333啊,其实我好希望我就是这个妹子……555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