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鼠猫日常】思情(二)

“展某最近闲来无事,向公孙先生习了些阴阳五行之识,白兄可愿让展某来算上一卦?”

展昭说出这话时,正与白玉堂对坐下棋。廊下清风拂过,棋盘上黑白交错,竹影摇映,甚是好看。

白玉堂指尖夹着一粒圆润的白子,摩挲几下,轻笑道:“猫儿这是要转行算命么?也罢,白爷便做了你这第一位客人,算得不准,也没人笑话。”

展昭将那一套公孙策宝贝得不行的卜具摊开在案上:“白兄想算什么?”

白玉堂将那枚白子慢慢抵在唇边,面上虽带笑,眼睛却认真起来盯着展昭,慢吞吞道:“昨日得了干娘家书,信中屡次催促白爷爷成亲。猫大人不妨算一算白爷心系何人、良配何处,白爷便晓得你这生意做不做得成。”

展昭听了,低下头去摆弄他那卜具。白玉堂扫去一眼,倒也当真像模像样,几番落手都合着梅花易数,这猫跟公孙先生学了也不过月余,已是不错。片刻,展昭停手,却仍旧是垂首伏睫,只问道:

“白兄心系之人,可是官府中人?”

“他身在官场,却清如风荷,正如寒芒。”

“可是白兄亲近之人?”

“白爷一生之中再未与何人这般亲近。”

“可是与白兄朝夕相处之人?“

“白爷与他日夜相对,尚嫌片刻分离太苦。”

三问三答,白玉堂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神采都似与平日不同,顿了顿,又道,“猫儿且再算一算,那人对白爷又是否有意?”

他的声音都隐隐压着些许颤抖。

展昭复又摆弄起来,而后眨了眨眼,含笑道:”白五爷红鸾星动,展某先行告喜了。”

四目相对,才恍然察觉不知何时自己身影早已映入对方眼中,入了眼,亦入了心。风摇花影,鸟语婉转,原来情愫万千终究落在了实处,那些暗暗生的相思,那些雨夜里的辗转与彷徨,终究不是一场空。

白玉堂低低笑了一声:“猫儿果真是神机妙算,白爷佩服。”

——————————————

 【鼠猫日常】思情(一)

我也没想到这个日常还有后续,而且后续还是告白hhh

源于最近学的一门中国文化通论课,连着讲了两节阴阳五行……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