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看到这段是在放学后的教室电脑上,看完后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穿过校园,然后想起两个星期前没有小师哥的那次更新后也是这样,二模考完的晚上,孤零零地行走在夜晚的学校,那么一小段路却几乎走到崩溃。
我边走边回想,然后站在学校门口等我爹来接我。一种根本说不清楚的情绪在胸口炸裂开来,剧烈的痛苦和等量的喜悦交错,悲伤和温柔纠缠,密密麻麻地布满整颗心脏。我真的好快乐,他们能这么幸福,满满的全是岁月静好。我想嚎啕大哭,想歇斯底里,想疯狂地大喊大叫或者做点别的什么,我甚至从没有这么渴望过能碰上一个我认识的同学或是老师,我渴望能抱住另一具温热的躯体放声大哭,我渴望向任何一个什么人倾诉我此刻的快乐和幸福。
真的是幸福,我一个人站在校门口,眼泪汹涌而出,想要擦却根本擦不完。我泪眼朦胧地看着高一学生不知忧愁欢声笑语,看着高二学生即将面对等级考紧张而兴奋,看着高三学生或是故作紧张其实无比轻松,或是故作轻松其实无比紧张。我看见年轻妈妈拉着女儿的手,我看见一个秃头男人走过去,我看见上海暮春时节的树木那么绿,那么绿。整个世界和我自己好像都不存在,存在的仅仅是充溢着我整个人的巨大幸福。
我没有时间去关注他们,光是应付学习已经够我精疲力尽,高三最后四十多天,我不得不收起我对他们的爱。然而那又怎样,我记得从那么早那么早已经我就喜欢他们了,所有关于他们的点滴悲欢伴我度过一整个少年时光,理想与永恒追求的道,生活中的那些隐秘的喜怒哀乐,他们教会我的坚强。原来他们真的已经陪伴我走过了十年,原来他们真的那么好那么好。多少次几乎被逼得想发疯想放弃,但是他说有些梦想并不是遥不可及,只要我足够的强。
怎么能够放弃,生命的枝蔓从地底生长而出,每一丝脉络都缠绕着刻入骨髓的回忆,他唤声师哥,他应声小庄。去看那繁花之上再开繁花,去看那梦境之上再现梦境,我淌过此生的泥泞穿过无尽的荆棘,我终将借得此火度过余生。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