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界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情话

听那个莫名其妙的戏剧报告时,转头正好望你侧脸。

疾书互换,低声交谈,相视而笑。激荡在胸腔里的情感太纯净,太青春,太美好。

天空高远,云淡风轻,落日熔金,浮云镀辉。想起初见的那次文学会议,也是如此相似的一个下午啊。

于是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覆上你置于膝盖的手,或是飞快而轻俏地吻你面颊。


最终却只是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你捋了捋耳边的碎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