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界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晚自习下课后,楼道里灯光明亮,寂静无声。

落地窗外是上海的夜晚,天空不是黑的,是被灯光映射出的血红,像炼狱。

一级一级台阶往下走,她不说话,靠过来,于是很自然地,手臂挽在了一起。

忽然想起西厢记,张生眼里的最美不是别个,被翻红浪,最美是双臂相交。

我侧过脸问:“你冷啊?”

挨得更近,手掌逐渐相抵,而后十指相扣。

我的姑娘低首安静地笑着,眉眼间带一点狡黠。

“我怕你冷啊。”


这么多天来的疲惫和冷漠,忽然一点点地崩溃消散。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