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界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霍农】落花疏影里(一)

霍元甲x农竹,时间轴不正确请勿在意,考据可能有错,以及部分梗来自对李连杰版霍元甲的脑补。私设俊卿和劲荪是发小咳咳。
另,如果我写梁宽x黄飞鸿会有人看吗……233近代武侠圈儿好冷嘤。
限于时间,没法一发完,凑合看吧。一时脑抽产物,写完再修。



1880年冬天,天津南门。
“元甲!元甲!”农竹远远儿地叫道。
“来喽!谁叫我?”霍元甲一个跟头从一群看热闹的孩童里头翻出来,一看便笑开了花,“小竹子,你怎么来了?”
农竹也欣喜地笑着:“我爹来进药材,我想着好久没见你了,好说歹说硬是从老头子那儿跑了出来!”
霍元甲嘻嘻笑着:“还是你小子对我好!”他一拽农竹,“走,看杂耍儿去。”
农竹比霍元甲矮了半个头,仰起头来,白净的小脸捂在领口一圈绒毛里冻得红红的:“元甲,你身子好些了么?”
霍元甲一提这茬,整张脸就垮了下来,闷闷不乐地说:“我爹说我身体弱,不适合练武。就连六弟都开始学拳法了,我爹就是不肯教我武功。”
两个小人儿穿梭在人流里,农竹听了难受,安慰道:“没事,下回我从药栈里给你抓点儿药,肯定能好起来。”
霍元甲直摇头:“不,我都想好了,身体不好为什么就不能学武?我爹不教,我就自己学!”
农竹眼睛睁得老大,他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可没想过偷学这一招:“元甲,你不怕你爹揍你?”
霍元甲“哼”了一声:“老头子要揍给他揍去,等我学成了霍家拳,他还打不过我呢!”
农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混!有这么说自家爹么?”他笑了一阵,感慨,“只可惜我这辈子是没机会练武了。”
霍元甲看着他:“你要是想学功夫,我跟爹爹说去!……啊,老头子肯定不答应。”他挠挠头,“那等我学会了功夫,我来教你!”
“真的?”农竹惊喜地笑了。
霍元甲咧嘴一笑:“当然真的!”他认真地说,“我好好学功夫,长大了就能保护你,你也要好好学你爹的那一套玩意儿,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到你们家那怀庆药栈打秋风去了!”
农竹哈哈大笑,两只手在空中使劲地拍了一下:“一言为定!”


1892年,霍家。
“元甲,去看看谁来了?”霍恩第不知何时站在了院门处。
正练功的霍元甲抹了抹满脸的汗,有些诧异。自从两年前他在霍家一展身手,老爹待他就不同于别的弟兄,练功时要求严苛得令人咋舌,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扰,这会儿怎么又主动叫他休息了?
他抖了抖浸满汗水的衣衫,喝了口水,凉水入喉,激得他一个寒颤,刹那间他忽然醒悟过来,一蹦三尺高就往外冲:“劲荪!劲荪你从日本回来了!”
大厅里正跟霍母说着话的农竹老远就听见了,放下茶杯失笑:“俊卿还是这脾气。”
下一刻,阔别多年的霍元甲已站在了面前。


瘦了,高了,都成青年了。两个人互相打量着,农劲荪去了日本剪了辫子,一身妥帖的西服衬得身材格外修长,眼镜下一双眼睛还是从前一般清澈,依旧是书生气,眉眼之间却有了霍元甲看不太懂的意味。
在农竹看来,霍元甲却是完全成了自己想象中的青年。练武的短打显得整个人又挺拔又帅气,眉眼唇鼻如刀削般英俊,汗水尚未拭尽,添了分英姿勃发的春风得意。
片刻,农竹笑了:“记得当年俊卿说过定要自学成才,当真是成一方任侠了。”
霍元甲也笑了:“你呢?你也成了书生了!”
农竹的眼里闪着光亮:“可惜,我却不想做书生!”
霍元甲一愣,问:“怎么说?”
农竹盯着他,负手而立,年轻的面庞上盛满了严肃:“国将不国,一介书生,何以安身立命?”
农竹的身影在一片光影里模糊成斑驳陈旧的津门记忆,庭院里花香馥郁草木葱茏,霍元甲只觉农竹的声音如流水般缓缓萦在耳畔:“俊卿,洋人亡我水师,裂我疆土,奴我国民,如今好端端一个中国落得如此境地,你身负如此武功,不愿为国家出份力么?”
那是霍元甲第一次领略到他不曾领略过的一种人生,这种人生意味着责任、担当、沉重、付出,也意味着光明、理想、信仰和天下。
儿时的玩伴出落成翩翩青年,廊下树荫清凉,花瓣飘落。霍元甲讷讷地说:“我求的只是津门第一。”
他不敢看农劲荪的表情,后者只是沉默。


“卖柴了!上好耐烧的柴火!”
霍元甲把颈间的汗巾取下,坐在自己的十几担干柴前吆喝。
他仗着自己脚力好,每回都把柴挑到天津城里卖,久而久之,城里几家大户都和他熟识,只用他挑来的柴。
依往常,只要过不久就能有人来买,今日集市上却很是冷清。霍元甲觉得奇怪,他拽住身边匆匆行过的路人:“老哥,这是怎么了?”
路人看了他一眼,缩了缩脖子:“老弟,劝你还是赶快走了吧!这天津城,又要变天了!”
“到底是怎么了?”
那人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本来么,那些洋人横行霸道欺负人也就忍了,这回怀庆药栈家的老掌柜被洋人给炸死了!可怜了老掌柜的媳妇,大悲之下也去了哪!掌柜家的哪肯罢休?农劲荪农少爷气不过,出门置办丧事时看到洋人又在欺负姑娘,恨得开枪就把那洋人打死了,这下!你说可不得被抓到牢里去了!”他摇了摇头,“可怜怀庆药栈这么多年的老店……”
那人边摇头唏嘘边小跑跑远了,霍元甲愣在了风里。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