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界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费董】大梦先觉

换新手机,在旧手机文档里发现的一段脑洞,大概是写大梦先觉时候码的。
只是个又虐又甜的费董脑洞,算大梦先觉的部分情节,前后没什么逻辑。

庭院里夜色沉沉,水汽和熏香一起弥漫在空气里。一盏灯柔柔地亮着,从细密的雨帘里晕出温暖的光。
肌肤相亲,彼此的体温传递在身体里,呼吸纠缠着融合着,牙齿战栗着相撞,向对方不停地索求,轻声的呜咽在末梢扬上去一个甜腻的尾音。
抵死缠绵。

费祎搂着董允,后者安然地深眠。睡得正沉的青年呼吸平和绵长,俊秀面庞上是恬静的表情,身子微微起伏。
便将心上人搂个满怀。
费祎把脸埋进董允的发间,轻轻地吻了吻那光洁的额头。这次入梦见到董允,他不知有多高兴。在这真假难分的梦境里他处处小心谨慎,步步如履薄冰,提防着每一个可能对他不利的人。往日亲密的朋友,往往在笑容背后都暗藏杀机,而他费尽心机想要接近诸葛亮去寻求真相,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被杀死,然后落入更深一层的梦境。
他根本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虚幻。那些真实的细节是那样生动……
好比此刻,董允在他的怀里沉睡。
费祎收紧了手臂。就算这都是假的,他也贪恋这一晌的温存。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的唯一安慰。董允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每一次两人对话时他都在贪婪地望着对方,其实他每一次的微笑,笑容背后他在向董允求救。
而董允对着一切毫无所知。

发丝缠绕,衣袖相覆,暖融融的怀抱下,酝酿的却是冰冷的刀锋。
费祎一手搂着董允,一手已将匕首抵在了董允后心处。那锋利的尖刃只要深入下去几寸,面前的人便不复存在。
他是虚幻的。
他不是真正的休昭。
费祎揽得更紧,手更抖。他凝视着怀里人嘴角一抹清和笑意,还有那微微颤动的睫毛。
董允是最了解费祎的人,费董二人又是朝夕相处,现在梦境外的费祎闯入了,不需多久,梦境里的董允,也就是实际上的诸葛亮便会发现费祎的存在。到那时,这一层梦境又将无法破解。
倘若是别人,费祎都有自信可以蒙混过关。唯独面对董允,他不敢大意。
而不面对董允又绝不可能。目下他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便是在董允发现他的不对劲之前,杀了这个梦里的董允。
手臂下的身体是那么温热、柔软、熟悉,费祎泪流满面,颤抖着缓缓将匕首送了出去。
“为什么……”
费祎蓦然一惊,泪眼看去,怀里的董允不知何时醒了,倏然睁大眼睛看着他。
“文伟……?”
费祎拼命地摇着头,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董允仿佛也哭了。费祎拿着匕首的手抖得厉害,被董允的手有力地握住了。
“你不是,你不是文伟……”
董允的眼里闪出怨毒和狐疑的光,一边喃喃着,一边竟握住费祎的手往回送。
费祎想要挣脱,可董允的力气竟奇大,费祎又抖得厉害,竟是浑身瘫软,半点力气都使不得,他想开口说话,偏偏又嗓子哑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睁睁看着董允要把那匕首插‖进自己腹中。
刹那,董允忽然停住了。
董允的心脏处透出了一段剑刃,鲜红的血在他的胸口处漫延开来。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费祎一下子获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只手拨开了董允的身体,费祎向上看去,来人站在床边,收回了长剑,一边用绢布拭剑一边神情复杂地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
“费文伟,这才第几层梦境,见到个董休昭就傻了?
费祎忽然便松了口气,瘫回床上,扭过头去不忍看已经倒在血泊里的“董允”。
“是啊是啊,我费文伟天不怕地不怕,不就怕你这个董休昭么。”

董允眯了眯眼,促狭而满足的笑意一闪而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