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界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___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鼠猫古代】新燕(一)

完整的首发ww

年轻的展大人和五爷闯荡江湖的故事_(:зゝ∠)_轻武侠~欢乐向+剧情向,鼠猫二人边沿路打各种小boss边刷谈恋爱大法好副本ovo




第一章    春禾

展昭走进春禾楼的时候,已是中夜。

月上中天,杭州西湖畔的夜市热闹依旧,街道商铺显得格外灯火辉煌,行人盈盈的笑脸、丽人身上馥郁的暗香、食物的鲜活气味,简直可以让人手脚发软、目眩神迷。

但是展昭没有停留。

他穿着普普通通的一件蓝衫,光线从那肩背流淌下去,衬得他整个人更挺拔、更潇洒。乌发整齐而妥帖地收束在白色发带里,眉目清俊的脸庞煞是好看。他就这么走过热闹的街道,已引得许多女孩悄悄地注目。

他行走不停,只是向纵横交错的集市中心,最高、最漂亮、最气派的那座楼走去。

离那座阁楼越近,他身边的行人和商铺就越少。等到展昭站到阁楼门口的玉阶下时,四周已全是黑黢黢静默的巷子,没有人迹,只有一辆辆马车从他的身后驶来。杭州夜市的喧嚣,仿佛已经在另一个世界。

那些马车都有着坚固的厢壁和一方华美的车盖,四角垂下的香囊流苏摇曳着许多人一辈子也不敢想的富贵。

马车行到展昭身后,便准确无误地分流,稳稳地从两边的白玉台阶直驰而上。原来阁楼门口前这长长的一段台阶不仅有装饰作用,而且在两旁刻有驰道,马车可以直接飞驰入门。

展昭仰起脸,阁楼的朱红色大门已经缓缓被从里拉开,数十辆马车长驱直入,消失在了朱门后。

屋檐下的灯笼飘动着,发出美丽而温暖的光。展昭微微一笑,一步步走上玉阶。

而那大门竟然也没有关上,等到展昭的身影亦没入了门后的黑暗里时,两旁侍立的小童这才合力将朱门关拢。

说来也奇怪,他们竟好像都没有看见在马车的后面,跟着走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春禾楼内灯火通明,一队队美貌的侍女将酒食不停地送上一楼大厅的几十张木桌。色泽明亮的菜肴鲜香无比,酒杯中的酒更是醇厚动人,酒香弥漫了整个大厅,令人陶醉。

这些食物和酒都可以算得上是山珍海味。

大厅正中央有一方整块玉石砌成的玉台,几个紫衣女子正在跳舞。

白色的手臂与脚踝精致素雅,紫色绸缎下覆盖的娇躯玲珑起伏,丰满的胸部和修长的大腿简直可以勾走任何一个男人的魂魄。

这些女人都可算得上是天下难寻的尤物。

但这些都还不是最吸引人的。

在玉台上方,有一张硕大的青玉案自阁楼楼顶悬在半空中,案上所摆的俱是教人瞠目结舌的稀罕物件。有李白曾经用过的砚台,有黄金和白银雕成的仙人像,有许多江湖人只听说过的利器“水月剑”……任何一样,都足以称之为价值连城的宝物。

那么座中客呢?是否都是与这山珍海味、美女丽人、宝物相衬的英雄豪杰呢?


展昭走进了大厅,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而是坦然地穿行在一桌桌酒客之间。喝酒划拳的酒客仍旧高声笑闹,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手里的剑。

他最终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撩起衣服坐下了。那柄漆黑的长剑被他放在桌上,立刻便有侍女过来为他添置碗筷酒具。

同桌而食的有一个少年、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头。

再加上展昭这个年轻人,岂非十分有趣。

那三人起初并不在意,当他们看到了展昭的剑时,却无一例外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同的是,少年的惊讶是纯粹的,中年男人的惊讶则带着些惊惧,老头却在惊讶过后,只是微微一笑。

展昭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不动声色地将三人表情尽收眼底,而后朝着那老头举起酒杯:“刘老前辈,幸会。”

老头眨了眨眼,只好跟着举起酒杯,笑了起来:“不愧是南侠客,眼够尖的。”

展昭将杯中之酒饮尽,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笑:“像‘侠刀’刘兴树这般的人物,莫说是展某,便是三岁小儿也是认得出的。”

刘兴树名动江湖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刘兴树还是一个年轻刀客,夜闯西北第一悍匪罗风的大寨,以一当百一夜灭了罗风的山寨,救出百余名被罗风扣在寨内的来往客商,一时之间轰动武林,便有了“侠刀”的诨号。

刘兴树充满赞许地说:“我那点小伎俩,如何能跟三月内只身连挑十七座恶庄平定江南的南侠客比。”他打量着展昭,“江湖代代更迭,新晋的少年名侠,比我们那时已不知强了多少倍。”

展昭温雅地笑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刘兴树放下酒杯,叹道:“可惜,并非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认出刘某。”

展昭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大厅之中觥筹交错、十分热闹。刘兴树怅然吐出一声叹息:“你能认出哪些人?”

展昭道:“能认出很多。”

刘兴树点了点头:“你看西角穿红衣、戴金冠的那位,便是‘红衣金冠’孙不平,我与他相交多年,可称得上是互相引为知己,但是今天他却没有来跟我打一个招呼。”

“你再看离台子最近的、执铁扇的那位公子,却是近几年在江湖上名声大噪的‘陆郎’陆林,他和我本是忘年交,却从踏入春禾楼的那一刻起便没有正眼看过我。”

刘兴树一连数出五六个名字,皆是同他交情不浅而装作不认识他的江湖人。展昭听得入神,手里酒杯停在唇边忘了饮酒。

“前辈莫非是想说,这里是一处让人能忘记朋友的地方?”

刘兴树看向展昭,静默片刻,勾起了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能不能忘记朋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里能让人忘记自己是谁!”



刘兴树说出这句话后,展昭不禁怔愣。便在此时,一阵悠扬的乐声由远及近,大厅之中众人纷纷抬头,只见八名紫衣女子抬着一顶大轿飘了进来。

众人不禁都屏住呼吸,只见轿子的珠帘后伸出一只手。那只手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素雅而高洁,具有令人窒息的魅力。那只手款款地将珠帘卷起,而后一名女子从轿中弯腰而下。

那女子笑容清和,眉目皎然,寻常的字词似已无法形容她的美丽。

因为她的美是特别的,是上天入地也无法再寻到的一份美丽。那种美丽不是让男人痴迷和癫狂,而是让众生敬畏和仰视。她的一颦一笑都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只要她动一动指头,就可以让无数男人为她蹈汤赴火在所不辞。

只因她的身上有一种既严又亲的美感,如同普世神女,光泽众生。

她正是春禾楼的主人,武林第一美女,苏禾。

苏禾下轿后不急着开口,而是回过身去轻柔地将珠帘分到一边。圆润晶莹的珠子握在她那只秀美的手里,却是为了轿中人开道。

这次率先映入众人眼帘的却是一只纯白的靴子和一片纯白的衣角,而后轿中人潇潇洒洒一蹬横轼,一席耀眼飞扬的白衣便倏忽晃晕了众人的眼。

光华灿烂里,那年轻俊美的白衣公子长身玉立,他只环顾了一下大厅,慵懒的目光便收了回来,竟好像对满目的山珍海味、国色天香和珍奇宝物毫不在意。他转头对苏禾笑道:

“一夜春禾生,千里快哉风——这便是春禾楼?”


tbc

吼吼,初遇了~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