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旧文搬运/亮英】我们的爱情传奇

考完回圈。原来的号被封了_(:з」∠)_换了个新号

————————————————

很多年后崔州平不禁问诸葛亮:“你说当年那么多美女追你,你那时候为啥就看上小黄了呢?”

诸葛亮笑得高深莫测,低下头去吸了一口吸管,杯子里是黄月英给他榨的西红柿芹菜汁。

 

>>>>

 

诸葛亮是三国大学一哥。


其实,同一所学校比他帅的男生不敢说有,但是和他差不多帅的男生却也有几个,比如周瑜。但是诸葛亮却是稳坐一哥宝座,一直如此一哥,从未被人超越。而原因很简单,其他几个都谈恋爱了,只有诸葛亮单身。

 

诸葛亮一路单到了大四,一哥称呼也喊到了大四,他依然是全三国大学最帅最酷最有型且最孤单的那根草,在无数女生的梦里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手捧一束白玫瑰出现在满天星辰下。

 

在诸葛亮大四那年,比诸葛亮低了三届的大一新生中诡异地出现了一个“诸葛亮迷弟协会”,会长叫姜维,会员包括费祎、董允、蒋琬、马谡、马良等若干人。该协会致力于挖掘三国大学一哥的内心世界,有诸葛亮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

 

后来该协会会长姜维在一次校园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据该协会会员推测,诸葛亮单了整整三年而且很可能即将单满整个大学四年的原因是,他是个弯的。说完后,姜会长补充说明,自己不介意和学长谈恋爱。

 

当时宿舍里正在用手机看发布会直播的崔州平一口老坛酸菜面喷出来,指着诸葛亮笑了半天,笑得后来好几天都没上课,因为半边脸笑抽了。

 

即便舆论八卦已到了这样白热化的程度,诸葛亮依然没有发表意见。朋友间也习惯了他的平静如古井不波,诸葛亮是拽到天的人物,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具有无与伦比的一哥范儿。对于这种事情,一哥同学自然不屑关注。

 

偶尔,只是偶尔,当他抱着一堆书匆匆地从图书馆里走出来,迎面看到手拉着手卿卿我我的周瑜和小乔,或是做了一天的兼职疲惫地回到宿舍发现隔壁门虚掩,从门缝往里瞅,瞧见刘备和孙尚香一起裹着毯子看恐怖电影,诸葛亮的心里也会有一点点波澜,只是一点点。

 

他有点遗憾。

 

 

但是,老天是不会亏待帅哥的。就在诸葛亮大四的那年,命运把黄月英推到了诸葛亮的面前。

 

诸葛亮听说过黄月英这个名字,黄月英所在的土木工程系是出了名的和尚庙,全年级共计56个男生和1个女生,那个女生就是黄月英。

 

对于这样的女生,普通男生都会有种避之不及毛骨悚然的感觉。关于黄月英的种种传说,也大多围绕她是如何在一周之内完成了别的学生一个学期的工作量,或是期末考试分数门门95+,或是土木工程系的男生们打赌,谁的期末小论文拿到满分就去追她。

 

黄月英的种种在过去的三年中在诸葛亮那里一直是左耳进右耳出,直到大四上学期小乔的生日party上,诸葛亮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里,面无表情地看着ktv豪华包厢内一群人嗨得爹娘不认,觉得栋梁如此,国家前途堪忧。

 

然后诸葛亮第一次看到了黄月英,一个穿着简单白衬衫牛仔裤戴着贝雷帽的长发女生,正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拿着纸笔低头写着什么。

 

诸葛亮有些惊讶,当他装作过去拿桌子上的一袋泡椒凤爪经过那女生面前时,他不经意低头一看,看到女生在做数独。

 

诸葛亮再次惊讶了,但这回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女生在做数独,而是因为她做的数独是6x6的,段数极高,也正是诸葛亮平日自己做着玩的那种。

 

诸葛亮是个数独爱好者,虽然他自己是法律专业,但这并不影响他通过一些高难度爱好来证明自己的智商。但问题是,他一直觉得全三国大学不会有人在数独方面和自己一样牛叉,而现在他看到一个女生在做自己平常做的数独题,这让他感到震撼。

 

他又匆匆瞄了一眼,把那道数独题记住了,回到沙发的另一边拿了ktv包厢里的纸笔开始埋头做题。做数独的过程是愉快的,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后,这道难度系数极高的题目在诸葛亮笔下已经逐渐节节败退,他不禁抬起头看了眼沙发那边,却没看到那个女生。

 

“我做好了,等你哦。”

 

一个声音从面前传来,诸葛亮骇然转头,那女生拿着已经填满的数独题在他眼前晃了晃,微笑着说。

 

诸葛亮平生第一次油然生出一种惶恐感,她什么时候做完的?她又怎么知道他偷看了那道题并拿过来自己做?诸葛亮已经隐约预感到了这是个能压制自己的人,尽管是个女生。而奇怪的是,他似乎并不排斥这种压制,事实上他甚至心底里有些小小的期待。

 

很快,那道题就解开了,诸葛亮看着填满的格子,示意女生坐自己旁边,开口道:“我叫诸葛亮,你呢?”

 

女生悠然一笑:“黄月英。”

 

他们这算认识了,那天诸葛亮和黄月英聊了很久,在尖叫、灯光和摇滚里从数独到艺术,从哲学到体育,他们有时为了弗洛伊德的一个观点而异口同声地齐声赞同然后大笑,有时因为今年世界杯哪个队会赢而激动地争执辩论,他们的眼睛都亮亮的,背景是这片混沌的极乐世界。

 

 

 

 

诸葛亮第二次见到黄月英是在操场。

 

那天是学校民间组织的一次排球联赛,诸葛亮路过操场时,正在打的是体院女排队对阵一个由学校各女生少的科系里的女排爱好者组成的业余队。

 

这安排实在很不公平,因此诸葛亮也就多看了一眼——那多出来的一眼让他正好看见业余队这边,一个女生跌倒在地,蜷着身子被队友们拉起来。

 

那女生正是黄月英。

 

诸葛亮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他几乎是本能地冲向操场拨开人群,挤到场地边上。他奔向黄月英,在她身边停下的时候弯下腰喘气,问:“你怎么样?我送你去校医院?”

 

黄月英摇了摇头,额角汗水不停地滚落,她紧紧盯着场上形势:“我看她们打完了再去。”

 

诸葛亮陪着黄月英看完了比赛,业余队当然是输了,而且输得很惨,队友们回来时都是满脸沮丧,还有的女生甚至已经哭了出来。

 

黄月英让诸葛亮扶着自己站起来,微笑着迎接了队友们,鼓励她们,叫她们不要哭,这次输了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以后多练习,一定要把这局扳回来。

 

诸葛亮看着黄月英站在人群中沉稳而温暖的笑容,一瞬间头晕目眩。

 

等到人都走光了,诸葛亮才扶着黄月英去了校医院,医务室的女老师帮黄月英看了下,说是很严重的扭伤,今天回去冰敷,往后每天都要热敷,还要贴云南白药外加自己好好按摩,少走动跑跳。

 

诸葛亮点头应着,老师瞥了他一眼,揶揄笑道:“男朋友啊?”

 

诸葛亮看了看黄月英,没说话。

 

出了校医院,诸葛亮把黄月英送回宿舍,黄月英说:“真麻烦你了。”

 

诸葛亮摇摇头。

 

黄月英说:“其实我也知道这次比赛体院那边有暗箱操作,业余队是不应该第一场就对体院的。”

 

她淡淡道:“但是输了就是输了,本来就是我们实力不行,如果真的打得好,碰上体院又有什么好怕的。”

 

诸葛亮还是沉默,黄月英的手臂环着他的脖颈垂在肩膀的另一侧,而他的手臂环着黄月英的腰,他只要低下头,鼻尖就能触到黄月英柔软的发顶,阳光灿烂地洒在他们的身上。

 

黄月英哭了。

 

 

 

 

第三次见面是在一个画展上。

 

当诸葛亮看到黄月英时是有点惊奇的,因为这是个私人画展,如果不是圈内人士,根本不会来看。

 

黄月英穿着风衣围着围巾,双手插兜地站在一幅画前看了很久。

 

诸葛亮走到她身边,黄月英看着画,笑道:“我很喜欢这个画家,他的画里我最喜欢这幅。”

 

诸葛亮也看那画,不,其实他不用看,他已经猜到了那是哪一幅——是他最喜欢的那幅。

 

画布很大,上面只有一个村庄掩映在枯树和长草的高地间,三两农田里长满杂草,破败的土屋倒了一半,一只黄狗孤零零地卧在屋前。干枯的树枝上挂着塑料袋,塑料袋在风中舞动,远处是阴霾天空。

 

诸葛亮和黄月英一起看着这幅画,看了很久很久,像是在对一个远去的时代致以敬意。

 

 

 

第四次见面,是在三国大学旁边的一条购物街上。这条街号称情人街,因为有无数情侣都是在这条街上一见钟情然后天雷地火。当然,也有无数情侣是在这条街上分手。

 

一哥诸葛亮去情人街,这是个大新闻。“诸葛亮迷弟协会”的会员们激动不已,跟着诸葛亮走了大半条街,等看到诸葛亮走进了一家书店时,不由得沮丧。

 

原来一哥是来看书的。

 

事实上诸葛亮确实去了书店,但他不是来看书的,他是来买书的。他准备买一本书,送给黄月英。

 

这本书他相信黄月英和自己一样读过不下千百遍,但他还是选择了它。绿色封面,内里柔软的纸张,《苏菲的世界》。

 

这是任何一个对人文学科有兴趣的人在年少时都曾读过甚至为之痴狂的书,有很多人,包括诸葛亮,就是因为这本书才得以进入哲学的殿堂。现在回首想来,它作为一本哲学启蒙读物其实有些地方并不够深刻严谨,但是对于诸葛亮来说,这本书曾经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如果借用书中苏菲说的话,那么这本书是他的“小小伊甸园”。

 

他付了钱,拿着这本干净硬挺的新书,心情特别好地走在情人街上。

 

往来人群如流,多是三国大学的情侣们,手拉着手逛街。

 

然后他看到了黄月英,她正和庞统并肩走着,两人有说有笑,很是开心。

 

诸葛亮手里的书掉了下去。

 

 

 

 

317宿舍的同学们发现舍友诸葛亮最近的脾气特别暴躁。

 

崔州平和徐庶打赌诸葛亮这是思春了,倒在自己床上翻书的诸葛亮飞过来一本厚厚的莎士比亚,差一点就命中崔州平。崔州平大惊小怪地蹦起来:“诸葛亮你丫有病啊!这本书砸到人是能开玩笑的吗?!”

 

诸葛亮闷着头不说话,对铺的庞统笑了一声:“让他发疯,都别理他。”

 

“你这话什么意思?”诸葛亮猛地翻了个身看着庞统。

 

庞统咬着牙笑了:“那天我也看见你了。”

 

庞统说:“我告诉你,诸葛亮,我跟黄月英什么都没有,你别自己一个人瞎想些有的没的。我爸和她爸是好朋友,那天一起吃饭的酒店离情人街近,饭吃到一半黄月英就问我陪她去情人街怎么样,然后她就去情人街书店买了本书说要送人。——《苏菲的世界》吧好像。”

 

诸葛亮盯着庞统。

 

庞统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都成醋缸子了,我看你俩还是赶快办了得了。”他顿了顿,“不过也没准,你凭什么就认为她黄月英一定喜欢你呢?”

 

诸葛亮收回了能杀人的目光,翻了个身又面朝里,留个后背给庞统。

 

他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定:“一定是我。”

 

 

那天下午诸葛亮站在黄月英的宿舍楼楼下,如果你以为他像很多女生梦中梦见的那样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捧着一束白玫瑰去告白,那就太不了解诸葛亮了。

 

黄月英下楼时看到了诸葛亮,他仍旧是平常穿的T恤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本绿色封皮的《苏菲的世界》。

 

诸葛亮把书塞到黄月英手里,说:“我们在一起吧。”

 

黄月英翻了翻手里的书,有些想笑。她望着诸葛亮:“理由?”

 

诸葛亮想了想:“除了我,你还能跟谁在一起?除了你,我还能跟谁在一起?”

 

黄月英想了很久,这个理由实在无可挑剔,她于是点了点头,又问:“那有什么庆祝没有?”

 

诸葛亮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江边大排档。”

 

 

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江边,找了一个大排档吃晚饭。那天晚上他们听着波涛拍打江岸的声音吃着露天烧烤喝着冰啤,灯泡悬挂在桌子边上,黄月英一笑,很柔美。或许是烧烤有些辣,她的脸颊泛上了好看的红晕。

 

鬼使神差,诸葛亮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真好看。”

 

黄月英看着面前男生英朗的脸庞在灯光下融了几分柔俊,青年的眼眸干净清亮,神情认真,看着她像在看满天的星星。

 

黄月英低笑了一声,凑过去在诸葛亮脸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诸葛亮谈恋爱了。

 

这无疑是个爆炸性的新闻,而令诸葛亮的朋友们鬼哭狼嚎的是,这小子他妈太会秀恩爱了!

 

e.g.1某日由于课题需要,庞统制定了当天的行军路线:上午先去图书馆看书,再去食堂吃午饭,下午去实验楼做实验,最后回宿舍吃泡面当晚饭。

 

当他上午去图书馆时,一瞥之下看到诸葛亮和黄月英并肩在图书馆旁边的湖畔柳树下散步,庞统并没有多想,这是很正常的。

 

等他从图书馆出来时看到诸葛亮和黄月英还在那里散步,整个人就有些惊悚了。

 

中午庞统刚刚到达食堂,就发现不远处靠窗的位置,黄月英就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什么。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诸葛亮在人群中排队的身影很挺拔。

 

下午庞统推开学生实验室的门,发现诸葛亮和黄月英正在实验室一角架着圆底烧瓶做化学实验,眼睛却粘在对方身上。

 

庞统在恋爱致癌射线中做完了实验,而从头至尾诸葛亮和黄月英都没发现他。两个人在后面时不时咬耳朵说话,欢声笑语的。庞统深吸一口气出了实验楼回宿舍,当他推开宿舍门时,看见诸葛亮的床上被子摊开,里面伸出两个脑袋来。

 

庞统:“......你说我当时脑子抽风了我撮合你俩干啥。”

 

 

e.g.2《泰坦尼克号》3D版上映时,刘备带着孙尚香去看。

 

两人刚刚坐下,后面的位子就来了一对情侣,男生说:“3D有时未必比2D好,blablabla。”拽了一堆电影专业术语。

 

刘备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诸葛亮,心里一凉,还没来得及悲哀一下,就听到黄月英说:“是的哦,从生物学上分析,blablabla。”拽了一堆生物学术语。

 

刘备和孙尚香掩面。

 

等到JACK趴在木板上快死了,和ROSE生离死别的时候,整个场的女生都在哭,男朋友赶紧安慰。

 

刘备正在享受孙尚香靠在自己肩膀上哭泣的这一刻,就听到身后诸葛亮压低声音小声说:“要是我是JACK,肯定能想到办法让我们都活下来。”

 

黄月英带着笑意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要是我是ROSE,肯定也能想到办法让我们都活下来。”

 

然后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刘备搂着孙尚香的手臂僵住了。

 

 

e.g.3大四,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忙考研的忙考研,全都累成狗,已经很少再出去聚会。后来有一次周末不知是谁提议,好久没聚了,大家一起去吃个饭吧。

 

反响热烈,众人于是浩浩荡荡向某饭店行军,刚走出去没几步,狐疑:诸葛亮和黄月英不见了。

 

其它几个宿舍的人都有些担心,庞统徐庶崔州平嘴角直抽:别理那俩,谈恋爱这种事烧智商。

 

于是众人附和,决定不理失踪人口,继续前进。

 

然后就发生了如下的灵异事件:当他们从某个巷子口经过时,一转头看见诸葛亮和黄月英正在巷子里壁咚。当他们站在马路这边等绿灯时,发现诸葛亮已经揽着黄月英站在马路对面等他们。诸葛亮和黄月英一会儿突然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一会儿又手拉着手出现在前方,或者不经意间一回头,正好看见两人说着笑着从身后某个巷子里拐出来。

 

“......诸葛亮你丫秀恩爱秀上瘾了是吧!!!”

 

 

 

 

 

其实爱情这种事真是说不定的,孙策和大乔,周瑜和小乔,吕布和貂蝉,都或多或少吵过架。刘备和孙尚香就更不用说,好几次差点闹翻脸。

 

但诸葛亮和黄月英好像从来没有。“吵架”这个词在他们那里似乎不存在,黄月英管着诸葛亮的生活,诸葛亮很乐意,而且以为黄月英实在是太体贴了。诸葛亮有时也会冷落黄月英,黄月英沉浸在自己的课题中,也没有觉得大惊小怪。

 

大学毕业聚会上崔州平打着嗝举杯:“这杯我敬诸葛亮和黄月英小两口,咱们整个9号楼3层的宿舍里,就你俩最恩爱最和睦,我崔州平,佩服。”

 

众人都跟诸葛亮起哄,黄月英身边的女生们也一齐笑了起来,小乔还拉着黄月英问如何驯服自尊心极强的高傲男友。

 

诸葛亮和黄月英同时看向对方,在满房间人里,隔着一桌子菜,举起酒杯遥遥相望,然后默契地一起将各自杯中白酒一饮而尽,再将空杯倒了倒,示意彼此都喝完了。

 

大学四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们很庆幸在最后一年里遇见并爱上。命运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该来的一定会来,即使姗姗来迟,也迟得动人心弦。

 

往后的岁月还很长,会有很多人奔走在现实社会里,他们这些同学,也许再聚首时已都变了模样。到那时他们才会明白,最美好的是学生时代,他们中的很多人会用尽一生去追求财富,回过头时却发现,大学时他们在宿舍里捧着泡面赶着论文,或是一下课就冲向食堂等等那些无数个平凡的时刻,他们曾经拥有过整个世界。永恒闪亮的青春,让一代一代人去缅怀追索,而当时他们并不能理解这一切。

 

酒店的落地窗外是灯红酒绿的城市,诸葛亮和黄月英放下了酒杯,无声地笑了。

 

 

向我们的爱情传奇,致敬。

 

 

 

 

Fin.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