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深夜长评】自在飞花——评《共逍遥》

送给最可爱的二渠 @渠为首 除却评文本身之外,也掺杂了一点我对卫聂的理解,希望喜欢(ฅ>ω<*ฅ)

开始关注《共逍遥》连载的时候,正好是高三倒计时约二十多天的时候。
那是整个高三最难熬的一段时间,等级考考完已十天,既没有了刚考完等级考后的骤然放松,也还没到高考前十天进入疯狂冲刺的踏实感。担心小三门,又抓不住大三门,整个人都很飘。
然后读到了《共逍遥》。
一眼便是惊艳。
那大概是在昏暗的光线里,四周骚动不安的是粗俗乃至暴戾的雄性,军官阿尔法一眼便认出笼中的白衣欧米茄,群蛇蜿蜒,白衣人咬住发辫,一切都带着恰到好处的情.色,以及仿佛随时可以爆发的力感。
我真的很喜欢。
比电影还好看,我一直用“锋利”这个词来形容它,因为字里行间都有交锋的意味,谁也不肯示弱,不动声色,却又激烈如斯,不时流露的对求学时代的回忆徒增尚不够柔软的情愫,那是只有卫聂两个人才懂的秘密。节奏感把控得完全到位,竟是少有的出奇畅快,该干净利落时决不拖泥带水,该纠葛重重时决不一笔带过,或真或假切换自如,谁强谁弱片刻翻盘。
够锋利,够敏感,够淋漓痛快,如同一把薄薄的匕首,更像燃烧着的冰凉的火焰。
这正是我心目中20岁的卫庄与盖聂的相处模式。
最早的卫聂,机关城一战时的敌对,彼此都杀红了眼,剑气狂飙,我曾以为他们真的彼此相恨至骨。绝断决断,理想的分歧,道不相同,何以为谋。那时任谁也无法想到官方在近十年后给出了这样一份答案,原来他们曾经如此亲密无间,就像江湖上任何一个门派里任何一对年轻的师兄弟那样彼此信任,骨子里都透出旁人无法企及的亲昵,那是只有长久的耳鬓厮磨才能练就的默契。
但他们毕竟是鬼谷弟子,纵横传人,是一代仅此一双人的天之骄子。
大叔的人设是隐忍执着的白衣剑圣,其实说来也对,若非有把控全局睥睨天下的霸气彪悍,怎会有百步飞剑白虹贯日的惊艳。他简洁、有力,绝不会有更多不必要的繁琐花招。而随着秦时的剧情推进以及小师哥的上线,大叔性格中桀骜不驯的部分愈发凸显,他的强悍、强势、锋芒、骄傲展露无疑,他也是曾仗剑江湖意气风发的少年剑客啊,剑心通明,霁月光风,潇洒高洁到天下山水不过是他剑锋上折射出的一缕明光。
这样的盖聂,本就该与卫庄撞得火花四溅,不留一点苟且。
盖聂向来以守护者的身份出现,三尺青锋,守护的不仅是天明和一个承诺,也是这天下苍生万万和他自己心中追求的道。
所以他给人以温暖、坚实的依托感。天塌下来,你知道有他顶着,狂风骤雨,你知道他挡在你身前。
但是卫庄总会打破这由盖聂构建起的安全感,而盖聂,怎会容忍。
无关任何人,就是想要你屈服,与其说是为了门规争一个胜负,不如说就是彻彻底底的针对。
所以必然有碰撞、有对抗、有敌视,谁也不肯服软,一定要分出个高下,胜负仍未可知,理想激烈交锋,连每个眼神都带着力度。
但《共逍遥》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不仅写出了这个过程,更写出了卫聂二人对这个过程的享受。
占得上风时,尽情得意,玩弄对方于股掌之中,感受对方的郁闷和气恼,还要处处提防对方随时可能反击。落了下风时,按兵不动,暗中蓄势,在任何一个可趁之机果然出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不论处于哪种境地,都是一种享受,一种独一份的、只存在于卫聂二人之间的享受,旁人无法领会。
他们享受此过程,或许比享受一场性.爱更能被激发兴奋感与快.感,因为性.爱有时纯粹与肉.体有关,而如此交锋需要的是心理与生理相互配合,持续进攻。我妄加揣测,这才是“共逍遥”三字的点题。
岂非是比爱情更爱情的一种浪漫。
渠渠说,看了结尾怕我打她,我看完后,却只觉得妙极,这真正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结尾。
本该如此,这其实就只是一个片段,短暂的聚首,片刻的交锋,彼此都全力以赴,奉与对方一场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给出的战役。而他们的人生中一定有过无数个这样的片段,或联手,或敌对,时分时合,瞬息万变。这些片段统统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波诡云谲的江湖,构建出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宫殿。
这也的确是一个很有江湖味的故事。
故事的最后,卫庄看向大海,蓝色与玫瑰色交织,那一定是鲜艳而深沉的颜色,大幕一般铺满视线,涌入心头。
我想,这一定不是故事落下的帷幕的,这将是下一个故事开启的帷幕,你知道江湖上有了他们,好戏便永不散场。

——所以,太太你是会写第二部的,对不对!!

评论(7)

热度(54)

  1. 渠为首浪子班头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