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卫聂架空】我们的童话02

01



左边的路

卫庄又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一座城市前。在高高的城墙下有一座宏伟的城门,他走了进去。
“打扰,请问您是本国人吗?”一个守城士兵拦住了他。
“不是。我是一个流浪的骑士。”卫庄瞧着这个士兵。
“那么,”士兵弯了弯腰向他鞠了一躬,然后充满歉意而又不容拒绝地回答:“我们的国王陛下发布了诏令,他将和今天第一个来到我们国家的异国人结婚。”
“……那你就带我去见他吧。”卫庄想了想,“正,好我要去问一问他,我要怎样才能找到我的爱人。”
于是士兵就带领着卫庄向皇宫走去,卫庄边走边问:“你们的国王为什么会发布这样的诏令?”
士兵的脸上露出了忧愁的表情,回答道:“这可是非常不幸的故事!不久前,陛下忽然生了一场怪病,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是一个路过的女巫救了他。”
“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卫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士兵顿了顿,才慢吞吞地说:“陛下痊愈后向女巫道谢,问女巫想要什么作为报答,女巫说,她要陛下娶她。”
“……你们国王答应了?”
“当然没有!陛下拒绝了她,女巫很生气,就对陛下下了一个诅咒。”士兵一脸悲愤,“如果陛下不能让今天第一个来到我们国家的异国人爱上他,我们的国家就会被夷为平地。”
“……”卫庄无言以对,“所以,他要和我结婚?”
“你不是要寻找爱人吗?”士兵憨憨一笑,向守卫皇宫的士兵通报后领着卫庄去见盖聂,“说不定陛下就是你要找的爱人呢。”
“那个女巫叫什么?”卫庄的马已经被牵去马厩,国王书房的门被两名仆人从外拉开,卫庄在走进去之前最后问了一句。
“……端木蓉。”
门在身后缓缓合上。
阳台外日光明媚,层层帷帘被风吹开,漾起浪涛似的波纹。牧羊人口中“一定懂爱情”的国王此刻正负手站在书桌后望着阳台外风景,他缓缓转过身来,逆光中的身形有些朦胧。
“我叫盖聂,是「纵国」的国王。”年轻的国王颔首,眼神干净而平和。
卫庄微微眯起眼打量着盖聂,而盖聂不为所动地任他打量。卫庄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丝意义不明的笑容,他将帽子摘下行了一个礼,声音有些低沉:“我叫卫庄,一个来自「横国」的骑士,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爱人。我此来参见陛下,是因为有人告诉我陛下懂得什么是爱情。”
盖聂眨了眨眼,平静地问:“你的马呢?”

等到卫庄骑着马载着盖聂驰向原野时,才回过神来。盖聂就坐在他身前,他一手握着马鞭,另一只手臂则环过盖聂的腰,结结实实搂了个满怀。
卫庄微一侧头,鼻尖便蹭在盖聂柔软的黑发上,盖聂比他略矮,从这一角度恰巧能看见盖聂颈间白皙的皮肤和形状精致的锁骨。
——这就开始“引诱”了?
正乱七八糟想些有的没的,盖聂的手忽然落在他手臂上,轻轻一拍,带着掌心的温热:“你看。”
卫庄抬起头来,便看见绿色的原野在眼前完全铺展开来。大片大片的浅绿与深绿交织,紫色和白色的小花点缀其中,蜿蜒的河流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蓝色的天空中涌现出一团团的白云。河流旁有一座座农舍,就如卫庄在来的路上所见到的那样,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勤劳、朴实、善良而快活,大地上一片欢声笑语。
“是不是很美?”盖聂放松了些,微微向后倚着骑士的胸膛。
“确实。”卫庄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
“这就是我的国家。”盖聂静静地看着,没有回头,卫庄却能感受到他在微笑,“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为我的百姓带来和平与希望,这是我作为国王必须承担的责任。”
责任?卫庄嗤笑了一声,搂着盖聂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
“我也想过离皇宫出走,做个农民,做个铁匠,或者是——”盖聂恍若不觉,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或是骑士。”
“我很羡慕你。”盖聂低声说,“做一个自由自在的骑士,去自己想去的任何国度,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去向别人拔剑……但我最终仍是无法抛下我的国家和百姓,这或许是所有国王的坚持。”
身后久久地没有传来声音,原野上的清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衫,就在盖聂想要转头去看卫庄时,卫庄开口了。
“对于骑士而言,确实不必如国王一般背负这些责任。”他冷冷道,“但是你要是认为骑士没有自己的坚持,那就错了。”
卫庄拍了拍盖聂腰间的佩剑,翻身下马。
“拔你的剑。”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