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班头

笔名与可。本命鼠猫/卫聂/费董,不拆不逆。季汉全员粉,丞相死忠粉。

【卫聂】处处吻(甜饼)

没头没尾的小甜饼,一发完。庆祝一下脱单,就当做是喜糖了,谢谢大家(……)


卫庄起身,拉着盖聂走到飞行器巨大的透明窗前。

在空茫的宇宙深处,迸发出绚烂壮丽的烟花,那是无数不知名的星云在旋转。银河高悬,繁星飞溅,苍穹之下卫庄银发飘摇,发丝间蜿蜒流淌着星光。

流沙——最负盛名的星际雇佣兵团,它的首领素来眉眼如刀刃般锋利,可此刻微含笑意,竟露几分温柔。他向前倾身,低低唤了一声:

“师哥。”

盖聂定定地看着他。

相识六年,定情三载,尔后分别,以为不过是此生不见。

然而命运终究弄人,此时他们在星空下比肩而立,师弟如玉面庞沾染流光溢彩,往昔种种回忆如同奔涌不息的江流终于从四面八方汇入大海。

鲜血在黑暗中绽放,雨幕闪烁着孤灯,量子枪冰冷的激光切割碎片,古老神祠里盘旋的灰尘与叹息。

千百年来为人们歌颂的爱情。

盖聂的眼睫垂下了些,良久,方才有些喑哑地答道:“小庄,这半年……”

他想问这半年你过得好不好。

征伐之际,身边没有我与你并肩作战,也没有我与你刀剑相向,爱枪鲨齿可会怀念渊虹,当枪下亡魂摇曳逝去,你可会感到寂寞如雪。

醉酒之时,眼前没有我与你把酒对饮,月光如水屋脊起伏,那时你又会不会想起在旧时鬼谷宿醉的日子,想起……我。

少年时代的耳鬓厮磨一去不复返,甚或连寻常争吵都不再有,生死之交从来就不仅仅指朋友,还有一切可将性命托付于彼此的对手,亦或情人。

盖聂最终没有问出口,而是伸手抱住了卫庄。

少见的主动。

卫庄的呼吸停顿了一下,而后将盖聂拥紧,盖聂双手穿过他腋下又环过来紧紧掐在他的蝴蝶骨,喘息之间,两人已经吻到了一处。

时光翩然抚过他们的面颊,带走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盖聂在那一瞬间回想起了曾经万千个吻中的一个,那时卫庄还没有留长发,少年人眉宇间尚未褪去凶狠戾气,血战过后银白短发和银黑色紧身作战服上血迹斑驳,衣摆翻飞,脚下踩着一地横尸,走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腰,低头就是这样一个深深的吻。

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颠倒众生。

他们挨得太近,睫毛刷过彼此的眉眼,唇舌吞吃着彼此的灵魂。像是把此生的爱恋全都拥在怀里,两心相依,浓烈到令人颤抖的热情使他们都不约而同发出了一声喟叹。

这的确是很久没有过的事情了。



评论(9)

热度(39)

  1. 顾吾念之浪子班头 转载了此文字